淮北广播电视报旗下网站

 

危难时刻见忠诚 ——淮北矿区史话之廿二

发表时间:2019-07-20 15:57


徐淮地区自古以来民风强悍,居民重然诺,讲义气;为朋友两肋插刀;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青壮年尚武成风,使枪弄棒,扎根抱团,义结金兰。有的守卫家园,有的行走江湖。少数人因生计所迫,上山落草。

第五战区成立于1937年8月20日,因为徐州地区战略位置十分重要,由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中正兼任战区司令长官,司令长官部驻节徐州道署衙门。

“自古彭城列九州,龙争虎斗几千秋。”徐州,巍巍古城;徐淮,悠悠大地,古往今来充满了多少刀光剑影;迷漫着多少炮火硝烟。如今,东洋岛国的铁蹄践踏了神圣的国土,五千年文明古国面临存亡绝续的关口,英勇的徐淮军民秣马厉兵,将在这里给侵略者以致命的打击。

1937年9月17日,军事委员会发表陆军上将李宗仁接替蒋中正任第五战区司令长官。10月10日,李宗仁从南宁飞南京,淞沪战事吃紧,日军从杭州湾登陆,对中国军队形成夹击之势,蒋介石要李宗仁暂缓去徐州,留在南京襄助指挥上海战事。10月14日,蒋介石、冯玉祥、李宗仁、白崇禧、刘斐一行乘火车到达苏州,就近指挥。

李宗仁于1937年11月12日凌晨过江,从浦口登车赴徐州,正式出任五战区司令长官。

此时的徐州,战云密布,火车站、汽车站人头攒动。北平、天津、济南、青岛等大中城市沦陷后,人们成群结队南下,经徐州去郑州、西安、武汉、长沙、重庆;还有上海失守后乘火车北上徐州西出阳关的同胞;有徐州周围各州县拖儿带女外出逃难的乡民;还有来自东北、华北、山东的学生和徐州本地的热血青年一起,走街串巷,高唱救亡歌曲,宣传民众抗日。

“国共合作,共赴国难,万众一心,抗战到底”,这是全民族的呐喊,是抗日战争的主旋律。

徐淮地区,中国共产党的组织成立较早,党领导的革命活动一直比较活跃。以郭子化、张光中、郭影秋等同志为首的共产党人在枣庄矿区成立了苏鲁豫皖边区特委。以枣庄、贾汪、烈山煤矿的矿工为主体的产业工人,在党的统一战线的指引下,积极投入到包括武装斗争在内的各种抗日活动中。

1937年11月底,原胶济铁路工人邹光中、刘风来和津浦铁路天津机务段司机张执栋等人来到徐州,与五战区“动委会”组织部取得联系,并晋见司令长官李宗仁,要求在五战区内成立工会。“动委会”组织部负责人赵光涛、郭影秋根据中共边区特委的意见,让(铁)路(煤)矿工人联合起来,成立“第五战区职工抗日联合总会”,并获得李宗仁批准,总会于1938年2月19日成立。李宗仁任命邹光中为主任。委员有:淄博煤矿代表张天民,枣庄煤矿代表张福林、烈山煤矿代表张云榭,津浦铁路代表张执栋,胶济铁路代表刘风来,南满铁路代表康彭。其中淄博张天民、枣庄张福林、烈山张云榭,人称“三张”,为中共党员。主任委员和委员,均以李宗仁的名义颁发委任状。据不完全统计,到1938年3月,五战区职工抗日联合会人数多达20万。

1938年3月23日,台儿庄战役打响,李宗仁指挥几十万哀兵出生入死,重创日寇。中共苏鲁豫皖边区特委、五战区总动员委员会各民主团体、各地工人、农民、城市市民、青年学生,万众一心,支援前线。烈山煤矿基本上处于停产状态,一部分职工为军队运送军需品,一部分职工守卫矿山。

台儿庄战役大捷之后,日军调集精锐之师分别从北、南、东三个方向夹击徐州,妄图置几十万中国军队于死地。李宗仁找到郭子化,要郭子化招募500名矿工,自带挖掘工具,编成地下坑道大队。当时,只有烈山煤矿尚未失陷,郭子化把这个任务交给了烈山煤矿的张云榭。有着光荣革命传统的烈山矿工纷纷表示:“战时地下作业,不能怕死;这是战区长官对咱们的信任,为国捐躯,死了也值!”一天之内便有200多名矿工报名参加。5月19日,徐州沦陷,矿工们把矿井炸毁,组织起武装游击队与日军周旋。萧县小孤山煤矿的矿工把大设备拆卸,运到天门山藏匿。枣庄矿矿工自愿组成义勇队炸毁日军的储油库,使日军的坦克车、飞机、装甲车派不上用场。枣庄矿——中兴公司的资方代表也主动配合矿工支援抗战,始终拒绝日伪的威胁利诱。公司采纳中共边区特委的意见,把重要设备搬到抱犊崮山区,把3000吨煤炭运往后方,把5艘货轮开往连云港和石臼所,沉船封港,阻止日寇登陆。

4月上旬,台儿庄大捷喜讯传来,烈山小街、口子镇鞭炮齐鸣,锣鼓喧天。口子酒坊的老板抬出成桶的好酒,免费供应。善饮的矿工们痛饮口子酒:打日本,这光荣也有咱矿工的一份!


周翰藻


文章分类: 周老
分享到: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