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北广播电视报旗下网站

 

身边追梦人系列报道——押运员陈李飞

发表时间:2019-02-15 17:28

   



   “稍息!立正!”早晨六点半的淮北天还是黑漆漆的,大多数的人们还都沉静在梦乡里,而对于淮北安保有限公司押运二队的队员们来说一天的忙碌从现在就要开始了。清晨7点钟左右,为银行网点送款的第一批早送押运员出发,他们中有些人最晚要到晚上九点才能下班。他们的工作周而复始、单调枯燥,却是淮北银行网点准时营业的保证。



    朝五晚九已是工作常态


   清晨6点30分,寒气逼人,天空还是一片漆黑,路上的行人和汽车寥寥无几。当记者来到淮北安保有限公司押运二队大院时,院内早已灯火通明,路灯下押运员的身影在不停穿梭,押运车辆的司机开始检查车辆并打火热车。陈李飞押运二队的一名车长,2010年12月从部队退役之后选择来到这里工作,在这里一干就是八年多。

680244590874259795.jpg

   为了确保银行网点能准时开门,押运员们每天清晨6时30分要准时抵达中队,因此不少人在凌晨5时多就要起床。“有的人刚来时早上要弄三个闹钟。但经过一段时间就形成生物钟。”陈李飞说,“我们都是与银行同步上班的,他们不休假我们就不休假”当记者向他问起工作这么忙有没有时间陪伴家人的时候,这位看起来身材高大魁梧的汉子眼中泛起了泪花,“能陪家人的时间很少,只能不忙的时候下班早了回去陪陪老婆孩子,孩子因为没人接送一直都在学生之家,虽说住在一起但可能一个星期也见不到孩子,真的觉得挺对不起家人的”陈李飞说。


   程序严格,紧张的工作从领枪开始

483045823766528504.jpg

      6点半,队员们已穿戴好黑色制服、钢盔和防弹衣。随着装束的变化,他们的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除了队长对一天的工作做简要说明和提醒外,很少再有人说话,气氛略显压抑,一切紧张而有序。“向左转、齐步走……”在队长的指令下,队员们迈着整齐的步伐来到枪械库。队员们在门外排成两列,每两人一组依次进库,登记、领枪、领弹……过道里只有匆匆的脚步声和枪械声。陈李飞告诉记者为防止出现意外,枪支和子弹不能出现任何问题,押运员要登记自己的名字和枪号,每支枪经过检验,确定正常后才能使用,任务结束再如数归还。“验枪、上弹。”小小验枪区内,只有简洁命令不断地重复,每一个人都严肃而认真。每一发子弹的装填都在人和监控的双重监督下进行,枪口不能对人,就连验枪的动作都是一模一样。


   开不了窗的押运车

830509607793784635.jpg

   除了押运员的本职工作外,陈李飞还是一名车长,他告诉记者为了安全,押运车的窗户打不开,全副武装的押运员们坐在相对封闭的空间里,不开空调基本坐不住,因此押运车一年大概有五个月的时间要开空调。此外,车上装有GPS系统会将车辆的运行情况,如位置、车速、线路等反映在护卫公司的监控室内。按规定,执行任务期间,不允许闲聊,不允许听广播,不允许接打电话。押运工作结束后,他要负责车辆的保养,其中,每天还要负责洗车。“车辆也是我们的一个形象。”陈李飞说。


   警戒时最怕市民乱闯


   抵达银行网点后,陈李飞作为车长最先下车指挥车辆尽可能靠近银行门口,随后两名持枪押运员站在指定位置持枪警戒,而业务员则负责把钱带进银行,这时靠近车子3米内不允许有人,而这也是押运员普遍最“闹心”的时候。陈李飞说:“我们在银行网点警戒的时候,有些老百姓很不理解为什么不让他们走。有时候还会再往农村网点送钱的时候碰到醉酒闹事的人,但又不构成使用枪械的行为,我们就只能用自己的身体去挡,向他说明情况对其进行劝离,如果实在不听劝就只能暂时终止运送任务先保证钱款和业务员的安全,在处理完毕后再重新进行。”


   上午所有的押送工作都要赶在八点四十之前完成,以保证所有银行网点的正常工作,如果有需要的话还要在上午对超市、医院等营业网点进行二次押运任务。下午三四时左右还有晚送(将各网点现金接回金库)任务,当记者在晚上7点离开中队的时候看到,仍有部分车辆还在外执行任务


                                                                                                                                                                                                                                                             涂俊杰 彭艺文 邢鑫


分享到: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